《芳华》:世间所有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
数码
威尼斯人棋牌官网_威尼斯人棋牌下载_威尼斯人棋牌合法吗
admin
2018-01-22 11:35

大家好,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读的是严歌苓《芳华》。今天我们共读的是第1页到第26页。

 

 

 01 

重逢

 

世间最好的相遇,是久别重逢。

 

三十年后,我(本书的叙述者“我”指文工团的舞蹈演员,萧穗子)没想过还会和刘峰重逢。

 

我是去王府井买书的途中认出刘峰的,“原以为再见到刘峰会认不出他来”,因为他的外貌实在不太容易让人记住。

 

刘峰的长相如果从1-10分来打分,会是5分,不多一毫不少一厘的那种5分。他平凡到让人转瞬即忘,更妄谈三十年后该如何一眼认出。

 

可我居然真的,一眼就认出刘峰了。从侧面看,他平淡的五官反倒被年岁剥蚀得深邃了。

 

这大概就是周国平说的:人生最低的境界是平凡,其次是超凡脱俗,最高是返璞归真的平凡。

 

很多人经历了磨难,活开了,就能在平凡中开出深邃。可这样的深邃,真不知是好是坏。

 

三十年,真是不短的一段时间,竟能让人走一个轮回。

 

就在我想叫他,又想,还是等等时,刘峰再次消失在人群中了。显然,他是在刻意回避。

 

但那匆匆一面,仍将我的思绪瞬间牵引回了三十年前。三十年前的红楼,红砖,冬青小道,青瓦廊檐,墨绿柱子,如光影斑驳。

 

当时,我们的老红楼还有梦,可红楼一梦终归敌不住,“人去梁空巢也倾”的颓败。

 

现在我后悔了,当时应该第一时间叫住刘峰的。

 

谁知道还能不能再有一个30年?

 

如果最好的相遇是久别重逢,那最坏的无非是,见而不认。

 

 

 02 

回忆

 

三十年前,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刘峰,那是他刚调进我们团不久。

 

那天午饭快要结束,他一个人蹲在那里用榔头敲地板,而其他人三五成群地在那里闲聊、调情。他不在意他们,他们也不在意他。

 

而我正式和刘峰打交道是在他调来半年后,我们跟随大部队去川西北进行拉练。

 

射击训练时,我和刘峰被选为警戒哨兵。刘峰是来自野战部队的,不稀罕打靶;我是被大家一致推举的,大家怕我拖垮集体打靶成绩。

 

那年我离十三岁还差一个月,正是贪玩的年龄。当我和一只狡猾的田鼠斗智斗勇时,刘峰急赤白咧得吼我:“你怎么回事?!怎么把老乡放进靶场了?!”

 

顺着他的手望去,看他手上架着个驼背老太太,她正顺着刘峰的手往下瘫,吓坏我了。

 

她明显是在我骚扰田鼠时溜进靶场的,现在似乎是挂了彩。我们急急忙忙送她去急救军医处,结果只是虚惊一场。

 

老太太只是吓晕了,或者说是饿晕了。她溜进靶场是为了在起过红苕(红薯)的田里再刨一遍。

 

我和刘峰的真正相熟,是在他当上我们毯子功教员之后。

 

我们每天最痛苦的事是从早上7点开始,持续一个半小时的毯子功课。我们一个个由刘峰抄起腰腿,翻“前桥”(前软翻),“后桥”(后软翻),“蛮子”(侧空翻),“跳板蛮子”(跳板上弹出翻跟头落下)。

 

每次只要刘峰提醒“腰里使劲儿”,我们就会给他白眼,越发不使劲,全由他搬运。

 

我们停止给刘峰白眼,是他当选全军学雷锋标兵的时候。

 

后来,刘峰还被选为我们军区的代表,去北京参加全军学雷锋标兵大会。那时候,我们才意识到,每天被我们麻烦的人,已经是全军的明星了。

 

就连郝淑雯都握着刘峰的手说,《解放军报》上登了他们会议的照片,她在上面找过他。

 

郝淑雯可不简单,她是一个空军首长的女儿,父亲手下一个师的高射炮兵。

 

她也是我们中最后一个对刘峰收起白眼的。自从来了个谁的忙都帮的刘峰,郝淑雯便每天“刘峰”不离口。

 ……

 

莎士比亚在《哈姆雷特》中说:亲爱的,请你牢记在心,迷迭香是为了帮助人回忆。

 

可现在,哪怕没有迷迭香,我也一刻不停地在往回忆里陷……

 

 

 03 

甜品

 

那时假如一个男兵给一个女兵弄东西吃,无论是他买的还是他做的,都会被看成现在所谓的示爱。

 

1976年的大年初二,我就被刘峰堵在了宿舍里,雷又峰说要做甜品给我吃。

 

我晕晕地笑着,脸大红。他把纸板箱里拿出一个煤油炉,一口小铁锅。锅盖揭开,里面放着一团预先和好的油面。

 

他解说他要做的是他老家的年货,不逢节舍不得这么大油大糖。

 

如果弄东西吃本来就是暧昧的事,那甜品就更像暧昧的催化剂。如果幸福有味道,那一定是甜品的味道,每一丝甜后面都应该有一个甜蜜的故事。

 

刘峰开始笑,先是羞涩的,谦恭的,后来笑大了,还有一丁点赖,甚至……无耻。

 

泰戈尔曾说说:当他微笑时,世界爱了他;当他大笑时,世界便怕了他。我们总是无法接受,得体惯的人突然来的放肆。

 

等快做好的时候,刘峰说,把你们全屋的人都叫来吃吧。这时,我才知道,我自作多情了。

 

刘峰又说,他已经招呼过林丁丁了。这时,我才知道,原来林丁丁是第一个被邀请的。

 

他又接着说,小郝嘴馋,早就跟他央求弄吃的了。哦,原来第一个收到邀请的是郝淑雯。

 

我终于看清了局面,三个同屋,蹭吃的是我。

 

做好后,刘峰只吃了一个,剩下的是他看着我们三个吃,像父亲或者大哥那样心满意足。

 

林丁丁手伸向第四个饼时,刘峰制止说:哎呀小林,这玩意儿不好消化,净是油,回头别闹胃疼。

 

丁丁犹豫的那一下,郝淑雯已经一把抢到自己手里了。郝淑雯当然应该抢,因为她认为那是刘峰做给自己的。

 

直到后来事件的发生,才让我们明白,当时的判断有多蠢。

 

真相,正是有了误会,愚蠢,甚至自作多情,才显得愈加赤裸逼真。

 

 

 04 

 

《芳华》,对于严歌苓来说,是太自然的事。

 

严歌苓12岁到25岁就是在军队度过,她从小跳舞,后来成了创作员。《芳华》里的部分故事,更是她青春里实实在在发生过的故事。

 

这更是她第一次以萧穗子的身份进入自己的故事,解释自己的故事,并尝试改变某一些。

 

小说从一场始料未及却未能如愿的重逢开始,落于何处还未可知。

 

只知,一场芳华,即将盛开。

 

可是,盛大的绽放后,谁还有力气承受无常与庸碌?